淹死的鸥鹭

欧美圈:盾铁锤基萨杰GGAD爱德普!
日漫/中漫:高绿木花伏八周宗影日黑月奥尤/雷安银帕鬼狐大人

【原创】反高潮 33 (盾铁+贱虫 ABO)

食用说明:

接复联3剧情之后,会OOC轻喷(这里纯电影党,对漫画了解不深)。

希望有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大家!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韦德从清水里把洗过的土豆捞出来,他左手拿了把菜刀,威瑟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在哐哐哐地切土豆丝,下面那个可怜的砧板都要被震碎了。

 

“我知道你现在大概憋着一肚子的火,但是额……如果一会儿有客人来点个薯条,我希望到时候你还能给我留两个。”

“Motherfucker!”韦德一刀将土豆劈成两半:“你这里是红灯区的酒吧,不是校区旁边的KFC,你只会遇到点马提尼和龙舌兰或者威士忌的客人。”

 

“我觉得,其实你现在该回自己那儿睡一觉。”

 

正在切土豆的人把菜刀钉在了砧板上,他怒火中烧地举起自己的右手:“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那个红色的、蠢兮兮的家伙,他把我打成了这样!”

 

“红色的?蠢兮兮的?”威瑟把重点高声重复了一遍:“所以你是自己把自己打成了这样?哦不韦德,你现在真该回去睡一觉,你是不是昨天晚上磕嗨了?”

 

“蜘蛛侠,是蜘蛛侠!拜托你最近除了世界杯能不能关注点别的?”

“可我还是不明白,你的伤早就好了吧?”

 

虽然死侍用绷带把自己的两条腿,一只手,还有整个身体,包括脑袋和脖子都用绷带包起来了,但威瑟知道他什么事都没有:“你断掉的六根肋骨、两根腿骨、碎掉的膝盖还有脑袋上的淤青以及右手的脱臼其实早就好了吧,在你浪费我的绷带之前它们就好了。”

 

“哥心痛想发泄一下不行吗?!我那儿别说急救箱,连一粒感冒药都找不出来,那不利于我的情感释放和发挥。”

 

韦德气到把水里的土豆拿出来直接啃:“要不是他是小可爱的朋友,哥真的会像切土豆一样把他剁碎了。”

 

“你对那个爬树救小奶猫的男孩一见钟情的故事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威瑟立刻打住,韦德也对土豆没兴趣了,他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哥现在很抑郁,连C罗进球都治愈不了哥破碎的心。”

 

可还没等他一条腿迈出去,他就立刻撤后并把门板合上。

 

“OMG,我在外面看到一个女人。”

“OMG,韦德你刚刚是在说在外面看到一个女人吗?”威瑟真的觉得死侍昨天晚上磕掉了一公斤海洛因:“这里是红灯区的酒吧不是校区旁边的KFC,你看到人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女人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不过如果酒吧外面只剩了一个女人,那真的是很可怕。

 

“女士想喝点什么?龙舌兰、威士忌、还是马提尼?”

“后厨那位先生手里的冰啤酒,而且我希望他能亲自送来,谢谢。”

“抱歉,我们这里没有私人服务。”

 

威瑟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哪怕是对着身材曼妙妆容精致的女人也一样,但如果对方给了他五美金小费,一切另说。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来的原因,死侍。”娜塔莎露出一个动人心魄的微笑:“你没什么想提前和我说的吗?”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非常非常非常轻的抚摸了一下可爱的小蜘蛛。”

“那看来不是我们复仇者的问题了。”

“绝对绝对绝对不是。”

 

死侍的态度极为诚恳,娜塔莎和他对视了几秒:“你怎么看蜘蛛侠的?”

“帅气、英勇、完美。”

“那你知道他怎么看你的吗?”

“可靠、诚实、善良。”

 

娜塔莎抿了下唇,死侍的注意力全在她深红色的口红上了:“他其实还挺维护你的,不然现在MK47已经把你这儿碾平了。”

 

“况且一笔算一笔,你带他去九头蛇基地的事……”

死侍像在说顺口溜似的:“正义使者,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听好了,韦德。”娜塔莎伸出手,她掐着死侍的下巴将他拉近:“如果你不希望钢铁侠把你埋在水泥地里打的话,我劝你别再和他见面了。”

 

“额……关于这个……”

“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人,政府的通缉名单里有你的名字,等一个月的过渡期结束,名单不会只是一串代号。”

 

“所以以后是你们复仇者联盟负责抓人,而不是拿着对讲机开着警车的蠢蛋了?”

“没错,通缉犯死侍先生。”娜塔莎用冰啤和死侍碰了杯:“如你所想,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晚上十点,黑寡妇穿着常服和死侍在自己这儿相聊甚欢,威瑟透过门缝偷偷看着,他甚至已经在为酒吧构思宣传海报了。

 

托尼在实验室里捣鼓他的装甲,史蒂夫现在连密码都不用输,他可以直接进来。

“彼得不愿意留下,我帮他检查过,一点小伤。”

“嗯哼,他能蹦能跳还能顶嘴,我看他状态真是再好不过了。”托尼按了按胸口,血边装甲瞬间收缩进了他的反应堆。

 

“不要监控,不要人工智能他被那个土豆脸打成那样,你看到他的脸了吗?”

托尼气得坐进他在实验室的沙发上:“还有你,那时候在机场你是不是也把他揍了一顿?”

 

史蒂夫严肃地回忆并严肃地回答:“没有这回事。”

 

托尼正在气头上,他已经气了一整天了:“起码他该把蛛丝发射器留着,你看他现在自己做的那个像什么样子。”

 

“可他毕竟是超能力者,你也不是他的监护人。”史蒂夫帮托尼把操作台上的扳手和螺丝刀放回原位:“协议上写得也很清楚,蜘蛛侠是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他不是个孩子了。”

 

“说到那个……你能同意那个协议。”托尼顿了顿:“先说好,我不是想感谢你,那是我争取来的,是我说服了你。”

 

如果放在平时,史蒂夫或许该无奈地轻笑,不过现在的他不想这样。

 

“其实你知道原因。”

 

美国队长站在托尼对面,又是那样认真的蓝眼睛。

“罗杰斯队长,有时候你真是固执到可爱。”托尼像是听到一个老派的笑话:“不过我挺喜欢的,与时俱进也要慢慢来嘛。”

 

坐在沙发上的人敷衍着,他垂着眼睛看自己胸口发出微光的反应堆:“队长永远是注重大局的,精神领袖嘛,对不对?”

 

“托尼……”史蒂夫的声音甚至变得不如以往洪亮:“你能不能,把自己看得再重要一点,你不是物品,你有血有肉,更不是可以被利用的武器,你……”

 

“我知道他们为达目的会不择手段,但千万种方法里,我希望没有一种是拿你作为筹码。”史蒂夫实在说不下去了:“不要让任何人有机会轻贱你。”

 

托尼一直沉默着,直到史蒂夫沮丧地转身离开,他才终于开了口:“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怎么还不过来抱抱我呢?”





评论(67)

热度(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