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死的鸥鹭

欧美圈:盾铁锤基萨杰GGAD爱德普!
日漫/中漫:高绿木花伏八周宗影日黑月奥尤/雷安银帕鬼狐大人

【原创】反高潮 19 (盾铁+贱虫 ABO)

食用说明:

接复联3剧情之后,会OOC轻喷(这里纯电影党,对漫画了解不深)。

ABO设定,更新时间不定,如果坑了,请大家当无事发生过……

希望有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大家!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彼得帕克是乖巧听话的邻家大男孩,但蜘蛛侠可不是,起码现在不是,在死侍带他进入废弃的核电站时,他立刻就将定位发给了美国队长。

 

死侍对九头蛇和复仇者的恩怨不感兴趣,他也不是闲着没事要来趟这个浑水,但这是钢铁侠托尼·斯达克的单子,无论成败,他都能从那个小胡子男人身上狠赚一笔。

 

在干掉一个走廊巡逻的士兵后,死侍突然顿住了,蜘蛛侠差点撞在他后背上。

 

“你带抑制剂了吗?”

“什么?”

 

死侍又重复了一遍,他像嗑药似的闻着手枪枪口的火药味:“你没感觉到吗?抑制剂,我说抑制剂。”

 

“抑制剂?哦,真抱歉,我没想到……”

 

面对搞不清状况的小蜘蛛,死侍只能从口袋里拿出块白手帕捂住口鼻,这本来是他为投降做准备的:“见鬼,我审问Omega都不会这样,操蛋的太没礼貌了,这是用了多烈的药!”

 

“哦——”

彼得终于意识到了,他紧紧地捂住面罩。

 

Alpha对热潮时的Omega信息素极为敏感,死侍在走廊里就感觉不对了,彼得还没性别分化,虽然慢了一拍,但他也一样很不好受。

 

九头蛇的确对托尼用了药物,他的身体机能被彻底打乱,药剂像是要榨干托尼,他就像是一块在水里泡着的海绵,信息素峰值的每一次变化,都如同海绵被放在手心里揉捏,水怎么都挤不干净。

 

“斯蒂夫·罗杰斯。”

“斯蒂夫·罗杰斯。”

“斯蒂夫·罗杰斯!”

 

一直都在强忍着的Omega发出痛苦的悲鸣,他把头埋在臂弯里,红骷髅每一次喊到这个名字,疼痛都像电流一样传遍四肢百骸。

 

不止是屈辱,还有像潮水一样涌上来的绝望。

 

红骷髅带着皮手套的手摸上了托尼的脖颈,他把力道控制在托尼会有窒息感却又不致死的阶段。

 

“灭霸尊重你,我也是,看在这个份上,我问你最后一遍,反应堆的核心……”

“虽然你已经没有脸了,但你想和灭霸比,未免也太不要脸了。”

 

掐住脖颈的手猛然收紧,托尼的胸口剧烈起伏,他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气音。

 

“没有盔甲的时候,要杀你,真的很容易。”

 

托尼的胸口现在只留下一个空洞的凹槽,他的四肢被固定在金属床上,所有弱点都暴露在九头蛇面前。

 

正当红骷髅准备将手指伸进托尼胸口时,地下室的门突然被撞开,盾牌以一条不可思议的弧线冲过来,力道之大直接将红骷髅的手腕撞到脱臼。

 

还在走廊里纠结白手帕要怎么叠才好看的死侍压根没注意到后面的动静,他还在脑内循环着摇滚BGM和小蜘蛛谈论绿灯侠的特效真是烂爆了。

 

红骷髅似乎早有准备,他无心恋战,迅速从另外一侧门逃了出去,史蒂夫快步跑到金属床前,他笨拙地解开托尼手脚上的皮带,并试图扶着他下床。

 

可还没等他们离开这个房间,整栋建筑剧烈摇晃起来,死侍很快意识到不对,他拽着蜘蛛侠的手往门外奔去,并在核电站塌陷之前将人用力推了出去。

 

几秒钟后建筑变成了废墟,史蒂夫用盾牌护在背后,他用身体做屏障将托尼护在身下,他们身处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极小的空间。

 

“托尼,听得见我说话吗?”

 

Omega在听到他声音的那刻浑身发颤,他们被困住,紧紧相贴却又动弹不得,托尼的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恐惧。

 

史蒂夫的声音、样貌、名字,任何和美国队长有关的,对托尼来说都是触碰不得的禁忌。现在的史蒂夫之于托尼并不是什么屏障,他的存在就像数万根尖锐的钢筋,毫不留情地刺入他的血肉中。



评论(62)

热度(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