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死的鸥鹭

欧美圈:盾铁锤基萨杰GGAD爱德普!
日漫/中漫:高绿木花伏八周宗影日黑月奥尤/雷安银帕鬼狐大人

【原创】反高潮(盾铁+锤基 ABO)

食用说明:

碎碎念,我躲过了内战,躲过了诸神皇婚,没想到没躲过复联3……

接复联3剧情之后,剧透注意,会OOC轻喷(这里纯电影党,对漫画了解不深)。

ABO设定,更新时间不定,如果坑了,请大家当无事发生过……

不要和我说洛基死了,不识字,听不见……

 

 

星云闭着眼睛等待了很久,周围很安静,她能听到风扬起尘土的声音,等她再睁开双眼时,整个星球只留下了她和一个人类。

 

人类跪坐在尘土中,他的手上沾满了深色的灰烬,在这一片荒芜的星球上,生命显得太过渺小。

 

星云作为幸存者,她平静地坐在了托尼对面:“行刑结束了。”

 

托尼一动不动,星云的手抓起一把深色的泥土拢在手心,细沙很快就从她指缝间流掉。

“你是地球人,是时候回去了,这也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星云手里的砂砾还带着暖热的体温,不过被她拿起之后很快就冷却了,见对方迟迟没有回应,她忍不住推了推托尼:“这不是在你们地球,时间太长,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托尼睁开眼睛急喘了一声,他嘴唇惨白,一时间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踉跄着站起来。

 

他的手按在胸口的装置上,残破的纳米盔甲却没有按照设置自动修复,它们像是一块块薄茧从托尼的身上脱落,无论他尝试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果,系统出错,设备短路,连带着他的胸口都能感到钝痛。托尼看着满地的废料,他捂住眼睛骂了句脏话。

 

星云冷眼看着这一切,她错身往飞船的方向走去。

 

虽然无限手套让宇宙一半的生命灰飞烟灭,但力量对死物没有作用,万幸星爵的飞船没出大的故障。

托尼难得安静地坐在副驾驶上,星云把飞船调成自动驾驶模式,她背靠在椅子上,“你是你们地球的领袖吗?”

 

“不是。”

“那是你们领袖把你安排到这儿来的?”

“不是。”

“你觉得你的领袖还活着吗?”

 

托尼再一次沉默了,他将双手交叠,反复摩挲着指节上暗色的尘土。

 

星云转了转椅子,她本想起身去拿点喝的,靴子却踩到了地上的鲜血,留下一个深红的鞋印。女孩的手迅速摸上托尼的侧腹,深色的卫衣被血浸湿了,之前只是草草做了处理,现在伤口随着飞船的颠簸裂开,渗出的血越来越多。

 

托尼自嘲地笑了出来,星云从冷冻柜里抓了把冰渣,在给托尼做冰敷的同时,她翻箱倒柜地找着绷带,不过显然她把这一切弄得一团糟。

 

“看来蓝色的机器女孩不太擅长,对了,你的手能变出一把手术刀吗?”

“赶紧闭嘴你这个红色的铁片人。”

 

星云慌乱地捂着托尼的伤口:“该死的,你的家在哪儿?等到了地球,我该去联系谁?”

 

托尼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星云被吓到了,她大声叫着并用力拍着对方的侧脸:“你都撑到现在了,难道我千里迢迢跑到地球,是为了找人帮你收尸的吗?”

 

宇宙一片漆黑,看不见一点光。

 

对于灰飞烟灭的人来说,行刑结束了,但对于活下来的生灵而言,惩罚才刚刚开始。

 

活下来的人从瓦坎达回到了复仇者大厦,那些被重新装修组装全新的东西如今显得灰扑扑的,史蒂夫坐在布满灰尘的沙发上不愿说话,娜塔莎驾轻就熟地打开柜子拿出只剩一点儿的咖啡粉,厨房里传出水声,布鲁斯转过身,他假装没看到黑寡妇颤抖的双肩。

 

索尔朝自己的房门喊了声惊爆点男主,房门打开的那刻,他苦笑着朝身后的火箭示意:“我就知道这是我的房间。”

 

浣熊是第一次到复仇者大厦,它爬到一个架子上,毛茸茸的尾巴扫到一把锋利的小刀。

 

“我喜欢它。”

 

索尔从火箭手里接过那把纤细的匕首,他摩挲着它冰冷的刀柄:“我也是。”

 

“你看,你才不是真的一无所有。”小兔子这次难得没有使坏去抢,它把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靠在新武器干冷的木柄上:“我也不是。”

 

连续三天,由美国队长带头,所有活着的超级英雄和志愿者都在忙着做战后清理,电线杆和橱窗上贴着密密麻麻的寻人启事。

 

地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和安静中,大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许是按到了什么开关,又或者是说了哪句奇怪的咒语,复仇者们都在没日没夜的工作,直到一艘飞船歪斜着撞在大厦后面的草坪上。

 

史蒂夫赶来的时候,他看到的是没有盔甲保护,满身血污的普通人。

 

确定自己送来的人还活着,星云长叹了口气:“还好这艘飞船没变成棺材。”

 

托尼活着回到了地球,他的清醒时间比想象中早了很多,在他醒过来的时候,史蒂夫正站在房间的阴暗处。

 

他说:“你该亲自给我打电话的,托尼。”

 

评论(41)

热度(1867)